當前位置: 首頁 > 專題 > 新聞資訊
大學校園里的瘋狂網貸:誘騙27名同硯貸款逾70萬元_馬爾康縣新聞

來源:新聞資訊 發表時間:2019-06-21

[ 字號  ]

  他是眾人眼中的優等生,令人羨慕的“別人家孩子”。誰都沒想到,他會以誘騙方式獲取27名校友信息,以他們的名義借貸,最終以詐騙罪獲刑——

  大學校園里的瘋狂網貸

  郭樹合 于婭菲 樊苗

  王瀟俊支屬代其退賠的18萬元票據

  進入2019年,不少大四學生都在忙著找事情了,但山東威海某高校2015級的大學生王瀟俊卻無法順遂結業。他在眾人眼中曾是一名優異的學生,班長,年年都拿獎學金。沒想到,他會在網上貸款平臺頻借印子錢,借貸數額不停壘高,陷入連環債。他使用同硯信托,虛構開鞋店、網上兼職刷單等名目,誘騙27名同硯,在16個網貸平臺上管理貸款本金共計70余萬元。

  最近,該起由山東省威海火炬高手藝工業開發區審查院(以下簡稱“高區審查院”)管理的詐騙案,經法院審理后宣判,被告人王瀟俊以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6萬元;同案犯張濤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4萬元。

  一審后,被告人未上訴。現在,訊斷已生效。

  “勤學生”突然轉變

  王瀟俊出生于福建晉江一個通俗農家,在父親王超眼中,兒子努力上進、頭腦天真,雖然通常里喜歡打打游戲,但學習方面從沒有令自己失望過。2015年,王瀟俊順遂考入了威海的一所211高校,這讓王超臉上倍感有光。在鄰里鄉親及周圍親戚的羨慕中,王超以為兒子的前途一片灼爍。

  在大學先生和同硯們眼里,王瀟俊十分優異。他是班長,組織向導能力很強;學習結果也不錯,年年都能拿到獎學金;他還善于攝影,在校時代就最先實驗做攝影事情室。就是這樣一個在家長、先生、同硯們眼前體現十分優異、前途甚好的大學生,卻在2017年“突然”發生了轉變。

  先是幾個要好的同硯發現了王瀟俊的轉變。原來,王瀟俊曾由于自己要創業開鞋店、網上刷單使命未完成等緣故原由,向不少同硯和老鄉借了錢,還用他們的身份信息在網絡平臺上貸了款。之前他每隔一段時間會歸還一部門款子,但隨后竟然徹底失去了聯系。

  厥后,領導員頻仍接到學生們反映情形,且人數不停增添。這讓各人不禁意識到,王瀟俊可能騙了各人的錢“跑”掉了。2017年8月28日,多位受騙的學生向威海警方報了案。

  此時的王瀟俊已經回到了福建晉江老家。父親王超也發現,暑假歸來的兒子恰似與之前有些紛歧樣。他一直緘默沉靜不語,與家人交流的興致也不高。詢問之后,王瀟俊說出了真相。原來,他借了印子錢,還欠了20幾位同硯的錢,現在數額已經還不上了。

  熟悉到事情嚴重性的王超,想措施籌了一部門錢填補了兒子的錯誤,但杯水車薪。思量到高額利息帶來的資金毛病會越來越大,同年9月2日,王超和王瀟俊一起在晉江報了案。

  經公安機關偵查發現,2016年以來,王瀟俊最先在某貸款平臺借貸款子,后為歸還本息先后在多個借貸平臺拆借,并在同案犯張濤的先容下,到濟南等地管理線下貸款。隨著借貸數額不停壘高,陷入了連環債務危急之中。

  2017年6月以來,經張濤挑撥,王瀟俊遮蓋其大量欠款且無力歸還的真相,使用同硯信托,虛構開鞋店、網上兼職刷單等事實,或直接找同硯幫助網上貸款供其使用,并許諾有能力直接還款,誘騙27名被害人(均為在校大學生)提供各自的身份信息,在16個網貸平臺上管理貸款本金共計70余萬元。

  編造“創業”假話

  一個在校大學生為什么會欠下印子錢?又為何會誘騙這么多曾經對他十分信托的同硯呢?

  經相識,王瀟俊家境清貧,他另有一個姐姐,姐弟二人自幼由父親王超獨自帶大,因缺失母愛,再加上父親性情略有急躁,導致王瀟俊自小便敏感而好強,一方面他因自己家境清貧而感應自卑,從不容易透露家中情形;另一方面他又迫切地想找到出人頭地的時機。

  王瀟俊升入大學后,王超每個月會給他打2000塊錢的生涯費,這些錢足夠生涯開支,但王瀟俊并不知足。2016年,他為自己購置了一臺照相機,每個月他在游戲平臺上為了提升品級要不停充值,這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這些錢從哪兒來呢?王瀟俊想到了網絡上的分期付款。早先,他在一家借貸平臺上乞貸,由于不能一次性歸還本息,他又到另外的平臺上貸款還款,厥后又在微信高息貸款平臺上乞貸。這種“拆了東墻補西墻”的做法,讓他在網絡平臺上的本息欠款越來越多,到2016年底,欠款已經靠近10萬元,而他再也沒措施用自己的身份信息舉行乞貸了。這可怎么辦呢?

  “我老家那里有資源,計劃在威海開一家鞋店,你愿不愿意投資些錢一起干?賺了咱們一起分,賠錢了我來負擔。”2017年2月,王瀟俊找到自己的同硯小琪,告訴他自己開鞋店需要資金投入,想拉他一起干。想到沒有賠錢的風險,小琪允許了下來,直接轉給了王瀟俊2000塊錢。

  “我要和人合租個庫房放鞋子,手頭上沒那么多錢,能不能先借我?”一段時間事后,小琪又接到王瀟俊的信息,也沒多想,又轉已往600元。

  就這樣,王瀟俊遮蓋了自己大量欠款且無力歸還的真相,使用同硯的信托,以開鞋店等虛偽捏詞,最先了自己的“創業”生涯。

  催款短信莫名其妙

  2017年8月,學生小凱的手機上收到了幾條莫名其妙的催款短信,講明他在幾個平臺上的分期付款即將逾期,如不定時還款,將影響他的誠信,上面還標注了每個平臺的欠款金額。看到短信后的小凱早先有些發慌,隨后他意識到這可能和王瀟俊有關,由于就在一個月前,他曾將自己的身份證件借給過對方。

  其時,王瀟俊稱自己在做一個賣手機的兼職,每個月需要完成使命量,若是完不成就會扣掉自己已經交的幾千元押金和人為,7月份只差一小我私家了。做兼職在大學生群體中很尋常,小凱也沒多想,為了資助同硯完成使命,便將自己的身份證和銀行卡交給王瀟俊操作購置手機。效果發現,小凱在各種平臺上的欠款高達2.6萬余元。

  與小凱有著類似遭遇的小昊,此時也在自責與憤慨中。2017年6月,王瀟俊告訴他自己找到了一份貸款軟件“分期樂”的兼職事情,可以以比力低的價錢在網上購置禮物卡,只需要身份信息舉行賬號注冊然后刷單即可。小昊便將手機和身份證件交給了王瀟俊操作。一個月后,小昊收到了幾個平臺的欠款短信提醒,王瀟俊見告類似短信直接轉給他就可以,沒想到今后他就沒了聯系。為了不影響自己的征信,小昊先后自己歸還了平臺2萬多元,另有1萬多元沒有還完。

  2017年7月至8月,王瀟俊使用同硯的身份信息在差別的網貸平臺上舉行貸款。從謊稱創業騙錢,到使用同硯身份信息貸款,王瀟俊的點子都是從那里來的呢?

  這就不得不提到一個要害人物,本案同案犯張濤。

  一次,王瀟俊和游戲里的玩家張濤閑聊時,張濤告訴他,自己可以資助他申請貸款,可是要收取一定的中介費。迫于高額欠款的壓力,王瀟俊一口允許下來。

  從2017年5月最先,張濤資助王瀟俊聯系了濟南等地的線下貸款,但拿到貸款扣掉高額利息后,仍然遠不能歸還借貸的款子,不僅云云,他還收到了要求還款的各種威脅嚇唬,“天天到五點鐘有一個短信提醒,什么‘速速還乞貸’。”“有時間另有人打電話給我,威脅我說‘不還錢你等死就行了’。”無奈之下,王瀟俊又向張濤求助。厥后,張濤以天天10%高額利息的方式資助王瀟俊還掉了部門網貸平臺的貸款。但其余網貸平臺和欠下張濤的高息貸款,又該怎樣歸還?王瀟俊再度陷入逆境。

  “你可以用同硯的身份信息貸款。”張濤的一句話,讓王瀟俊找到了“出路”。隨后,在張濤的挑撥和威脅下,王瀟俊劃分以開鞋店需要資金周轉、兼職營業未完成、網絡兼職刷單使命和明確見告需要身份信息貸款等方式,讓周圍同硯提供身份證等證件,然后由同硯本人或自己協助的方式,在各種平臺上管理貸款。

  終獲刑罰

  案情一步步在水落石出,可是案件的審理并不十分順暢。

  2018年4月18日,高區審查院公訴人以詐騙罪對王瀟俊提起公訴。同年7月6日,本案第一次開庭審理。庭審時代,王瀟俊對于指控的犯罪事實、詐騙數額有異議。

  “有些貸款是他們自己貸的,不能算在我的詐騙金額中。”

  “有些貸款平臺的利息凌駕執法劃定,我以為這些金額應該不屬于詐騙金額。”

  “我也歸還了部門貸款,不應該算在總額中。”

  同時,王瀟俊的辯護人也對王瀟俊的行為舉行無罪辯護。他以為,王瀟俊的同硯知道錢的用途,因此王瀟俊的行為屬于通俗借貸,只是由于小我私家乞貸超出本人的還款能力才導致這個效果。在這個歷程中,王瀟俊是辜負了同硯的信托虛構了一些事實,但他自己并不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他是準備要還的。

  由于本案涉及被害人數眾多,涉及十余個網貸平臺,先后有上百筆資金流轉,而大量原始轉款記載在被告人王瀟俊實行犯罪時予以銷毀,且多個網貸平臺因涉及違法違規放貸在案發后已關停整改,相關記載無法調取增補。鑒于此,公訴人建議延期舉行審理,由公安機關繼續增補相關數據和證據。

  經由向每名被害人逐筆核實受騙經由和受騙數額,多次向王瀟俊復核案情,案件事實終于查明:王瀟俊共借用同硯身份信息管理貸款67.8萬余元,扣除案發前歸還的6.6萬余元,詐騙數額為61.2萬余元。根據對被告人有利的原則,扣除高息借貸平臺沒有直接放貸的利息部門,詐騙數額最終確定為58.6萬余元。

  同時認定,在王瀟俊詐騙同硯的歷程中,張濤有威脅、挑撥行為,并將王瀟俊使用同硯身份信息在網絡平臺貸取的手機和禮物卡銷贓處置懲罰,與王瀟俊組成配合犯罪,遂依法予以追訴。經查,張濤與王瀟俊配合詐騙數額為31.3萬余元。

  針對王瀟俊狀師的無罪辯護意見,公訴人對王瀟俊的非法占有目的舉行了清晰分析:王瀟俊遮蓋其真實財政狀態并虛構事實騙取被害人信托,被害人是基于王瀟俊有能力還款的答應,才配合王瀟俊使用小我私家身份信息管理網絡貸款,且在兩三個月的時間內借貸數額高達五六十萬元,該行為組成詐騙罪。

  在案件審理歷程中,王瀟俊的支屬自愿代其退賠了18萬元,張濤也退繳贓款16萬元。這些錢均由法院發還列位被害人。最終,法院采取承辦人的指控意見,依法作出訊斷。

中國工程院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收藏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冰窖口胡同30019號 郵政信箱:北京8098信箱 郵編:100068 工程院位置圖
電話:8610-5974276 傳真:8610-5952855 郵箱: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8-2018 9lm5o ICP備案號: 津ICP備168692號-6
迅赢排球比分网